“火神天使”的业余生活
来源:“火神天使”的业余生活发稿时间:2020-04-05 11:40:44


4月4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4月3日,本市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病例2例,其中一人从西班牙回国的飞机上相邻男乘客曾有发热症状,回国后确诊,其回京后,多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4月3日确诊。

截至4月1日,距离美国首次报告COVID-19病例已经过去了72天,33个州和数十个地方发布了“在家办公”的命令,还有少数几个州简单要求非必要的企业关闭,但有些命令缺乏强有力的执行机制。许多司法管辖区继续允许普遍不遵守CDC发布的社会距离建议(例如不得举行超过10人的聚会),作者们提到,“拥挤的春假海滩、自由旅行、开放学校和托儿所、销售不必要商品的繁忙商店、年轻人中的体育活动、孩子们还在公园聚集,这些都是证明。”

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最后,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翔教授表示,特殊人士逝世、特别情况发生时,用下半旗志哀的方式表达哀悼、寄托哀思的法律依据,是依据我国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中的相关规定。与我国此前因严重自然灾害举行全国哀悼日不同,这次是我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法启动全国性哀悼活动。

“国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志和象征,在我国境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时,用下半旗的方式,沉痛哀悼在抗击疫情中救死扶伤牺牲的医护人员、深切哀悼在疫情中不幸逝世的同胞,通过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用默哀、鸣笛、鸣响警报的形式,让人们寄托哀思、缅怀同胞、致敬奋战者,从而抒发人们内心情感、抚慰公众情绪,更是让全社会铭记这次疫情带来的伤痛和教训,最大程度凝聚起全国人民夺取抗击疫情胜利的强大力量,继续奋力前行。”张翔说。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某女抵京后经海关检测体温38℃,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3月22日、23日、24日采集患者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因患者有其他基础疾病,29日转佑安医院治疗,30日复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4月1日采集标本,检测结果呈阳性。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4月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